栏目导航

社区

早上4点我上洒水车为绿化浇水(图)

更新时间: 2021-07-21

  2017CES上海展_新华科技_新华网,早上4点,当大多数人还在睡梦中的时候,红山环卫站洒水车驾驶员周国营已经赶到站里,开着洒水车去红山大道上帮树木“解渴”了。

  “日头这么烈,路面温度这么高,人还可以找阴凉处避避,沿路的树木肯定挡不牢,需要及时浇水。”从7月初开始,每天早上4点到9点,周国营都要和一名环卫工人搭档,完成一天60吨水的抗旱保绿任务。而这,恰是全区抗旱保绿工作中洒水车作业的一个缩影。

  酷暑逼人,道路边的树木因为根基浅,更是难耐高温炙烤。红山大道长约4公里,沿路都有行道树和绿化带。而在约4000棵行道树中,还有很多三四十年树龄的樟树,被行人称为“农场的宝贝”。

  坐上高大的洒水车,跟露天在路上清扫的环卫工人相比,洒水车驾驶员的工作条件乍一感觉还算不错,因为车内有空调。但没一会儿就出汗了,毕竟是室外烈日下,在40℃以上的高温日子里,哪怕是早上9点以前,哪怕是坐在有空调的洒水车上,照样让人感到火辣辣、热腾腾。

  “日头太大,开到哪里都躲不了太阳。”周国营今年43岁,戴着太阳镜,晒得一脸黝黑。他说,因为穿短袖胳膊会晒得脱皮,一般大家都穿着长袖工作。

  这个夏天,他的工作并不轻松。根据高温避暑措施,日最高气温达到38℃及以上时,高温时段露天场所人工清扫保洁作业暂停。为了减轻环卫工人的劳动强度,红山的路面清扫也多由扫地车承担。于是,周师傅早上下了洒水车,下午又上扫地车。

  走下驾驶室,我来到了车尾。周国营说,原先洒水车是一人操作的,但浇水时容易把行人淋湿,所以车尾会安排一人,负责调整水管。

  沈关土今年已经67岁,戴一顶草帽,眯着眼睛正在放水。这下是直接暴露在烈日下了,太阳晒在脸上、手上,奈何车速始终保持在10码以下,看着浇水后瞬间精神了不少的树木,我却是一脸“酷热难耐”。

  沈师傅说,红山大道这一路,浇水一趟要一个小时左右,道路一侧各有一条绿化带,一排行道树,间距挺大,所以共要两个来回。他和另外一个环卫工人在车尾轮班。www.dc8k.cn